当前位置:无尘布苏州顺腾防静电国学红楼梦中妙玉再一次请了史湘云和林黛玉喝茶,有何区别?
红楼梦中妙玉再一次请了史湘云和林黛玉喝茶,有何区别?
2022-11-20

妙玉,《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之一,一个带发修行的居士。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

中秋夜林黛玉和史湘云联诗,意境非常美,但氛围却十分凄苦。两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在别人家看着人团圆,那种亲近繁华却越寂寞的寥落心情,只有当事人才能感同身受。

同是天涯沦落人,林黛玉和史湘云的心情,只有二人懂得。所以,“寒塘渡鹤影”之后,才有“冷月葬花魂”。

不过“黛湘”二人联诗,在想不到会引出一个人,使得这个中秋夜变得更加不寻常。这就是妙玉。

妙玉出场后邀请二人去栊翠庵,并亲自烧水煮茶,续写了余下的诗句。

(第七十六回)妙玉笑道:“我听见你们大家赏月,又吹得好笛,我也出来玩赏这清池皓月。顺脚走到这里,忽听见你两个联诗,更觉清雅异常,故此听住了……如今老太太都已早散了,满园的人想俱已睡熟了,你两个的丫头还不知在那里找你们呢。你们也不怕冷了?快同我来,到我那里去吃杯茶,只怕就天亮了。”

妙玉煮茶待客这一幕熟悉不?当日刘姥姥游览大观园,贾母带着去到栊翠庵,妙玉也是如此招待的林黛玉和薛宝钗喝“体己茶”。虽有贾宝玉蹭茶,到底他只是陪客。

如今妙玉再一次请了史湘云和林黛玉喝茶,两次有什么区别呢?

首先,客人从薛宝钗变成了史湘云。林黛玉不变。

当日妙玉请喝体己茶,史湘云也在场,为什么不带湘云呢?只因当时的茶有两层意思。

一,体己茶喝的是寄人篱下之茶。妙玉、林黛玉和薛宝钗都是贾家寄人篱下之人。本质与刘姥姥上门打秋风并无区别。

刘姥姥被贾家人戏耍,让妙玉三人兔死狐悲,并一致与之划清界限,表明自己没那么不堪。体己茶又成了同盟之茶。

史湘云不过是借住贾家一段时间,不是寄人篱下,与三人心情不同。自然不能喝体己茶。

二,妙玉的体己茶重在茶器,每一个茶器一段故事,揭示了金玉良姻和宝黛姻缘的真相。妙玉是“先知”,透露出不少天机。之前有专文,本文不多赘述。

其次,中秋夜喝茶,妙玉另有怀抱。

中秋夜妙玉再请喝茶,目的相对是单纯,只是喝茶,期间她给二人将未完的诗文续好。

但要说这次喝茶没有隐喻也不对,这次的茶是“同病相怜”之茶。

妙玉、黛玉和湘云都是大家女儿,都是父母双亡,如今都沦落在人家。眼看着别人一家团聚,只有对月自怜,互舐伤口。妙玉这杯茶,喝的是无父无母女儿的悲情。

而妙玉给二人续的诗,同样揭示了二人未来的命运叵测。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箫增嫠妇泣,衾倩侍儿温。

空帐悬文凤,闲屏掩彩鸳。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

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

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

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

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妙玉续得诗,是对史湘云“寒塘渡鹤影”,林黛玉“冷月葬花魂”的后续演绎,并做了适当的收尾。

“寒塘渡鹤影”,是“水中月”的意思。预示史湘云一生,就在“乐”与“悲”中转换,终究是一场虚幻。

“冷月葬花魂”,颇有“镜中花”的意思。预示林黛玉的一生,就是“虚”与“实”的变化,不过是大梦一场。

妙玉续写的诗,从她中秋夜孤身一人,被贾母夜宴的笛音吸引,再到发现史湘云和林黛玉联诗,从二人诗文中听出各自“叵测”的命运。奈何天意难以挽回,只得邀请二人回到栊翠庵,一壶清茶待天明。三个孤儿互相慰藉,共同面对未知的人生。

妙玉的两次煮茶待客,寓意各不相同。她出家人的身份,到底被赋予了“先知”的神迹。后文的很多线索,都要从妙玉身上去找寻。而她身在红尘,心在世外。正是看得透彻却身不由己。